设定:神经病(?)龙套×一直被提到从未出现过(?)的師匠

严重OOC

意识流+文艺风

00

灵幻新隆消失了。

发现他消失的具体时间并不清楚。

只是,突然间想到【好久没看到師匠了】,于是就去了相谈所。

但是那个男人并没有在那里。

【是生气了吗?】

起初影山茂夫只是这样平淡地想着,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多大的波动。毕竟对于師匠来说,一直以来对他唯命是从的弟子在某一天忽然间叛逆了起来,说不生气也是没有道理的。不过也不能说是叛逆,他只是有了自己的思想,并且想要让師匠清清楚楚地明白――

【影山茂夫,他的弟子,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孩子了。】

抱着这样的想法,影山茂夫和他的師匠冷战了。

以至于在发现了真正的事实时,沉重的负罪感以及其他的什么的让他喘不过气。

04

“哥哥,今天也不去相谈所吗?”

“嗯。”

自从和師匠闹冷战后,影山茂夫已经很久没有去相谈所了。当然,也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師匠了。

“虽然我不是很喜欢那个欺诈师,但是又不可否认他确实是个好人。哥哥要不要去看看呢?自从上个礼拜他上过电视后好像再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。”

确实,師匠上了电视。虽然不过只是一场闹剧而已。師匠欺诈师的身份被彻底地曝光在了媒体之下。

“别担心的律,師匠的话一定没问题的。”

没错,影山茂夫一直相信着師匠很厉害,在他眼里師匠是无所不能的厉害。不是靠超能力的便捷获得的力量,而是纯粹依靠本身。可是愚蠢的人类向来只会臣服于肉眼见得到的力量。

想见到師匠的心情忽然间莫名高涨起来,就像是在原本毫无波澜的水里投下一了颗石子,彻底打乱了水的步调。

“放学后就去師匠那里吧。”

03

相谈所并没有开门。

高涨的心情像是被顽皮的孩童泼下了冷水。影山茂夫感觉自己就像是裸身暴露在了冬季的室外。

“不在……吗?”

就在这时【吱呀】一声,相谈所的门开了。

门并没有锁上。

简直就像是命运的安排一般,在此时此刻发生这样戏剧性的事件。

走进去,里面是乱糟糟的样子,像是被强盗闯入一般。

倒在地上的老板椅就像是被主人丢弃了一般可怜。让影山茂夫不禁想起那些得知“真相”的人们气愤的神情――对于欺诈师的厌恶,以及被欺骗的耻辱。

是他们做的吗?所以让師匠不能回来这里?

是的吧,毕竟他们可是愚蠢到被欺骗了,为了所谓的自尊和正义,所以也抛弃了道德和法律,进行着所谓的制裁。

超能力的便捷在这种时刻格外明显地体现出来。只是几分钟,相谈所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干净整洁。

“现在该回家了吧。明天再去師匠家吧。”

转身离开,影山茂夫的身影越来越远。而相谈所老板椅上的污渍也好像融入在了夕阳的余晖中。

02

師匠真的消失了。

就像是忽然出现在影山茂夫的世界一般,又突然地,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影山茂夫的世界。

“花泽君有看到師匠吗?”

“哎?影山的師匠?没有耶。对了,前段时间有奇怪的人在这附近,还以为是什么不法之徒,没想到是国家公务员呢。”

“国家公务员?”

“是呀。被我不小心看到了证件。啊啊……话题扯远了,没看到了啦,你的師匠什么的。”

“小酒窝你知道師匠去哪里了吗?”

“你和灵幻不是闹别扭了吗?”

“并没有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唉唉唉!!!别激动,放下手。就只是在那时候看到了啦,就是电视人来采访那天,然后我就出去吃灵了。”

“哥哥,灵幻可能只是去避避风头,过几天就没事样地冒出来了。”

“也是。”

01

影山茂夫相信師匠不久就会回来了,但是并没有。

就像是要惩罚不听话的弟子一般,或者是已经被弟子伤透心了,所以……

灵幻新隆永远消失在了影山茂夫的世界。

28岁。

今天是影山茂夫28岁的生日,距离師匠消失已经14年。

“哥哥!”

“怎么了?律。”

放下手中的杯子,看着慌慌张张跑进相谈所来的律,影山茂夫很是不解。

没错,大学毕业后的茂夫让相谈所继续开张,位置还在老地方的偏僻小巷子,相谈所的格局也一如既往,就像是,那个男人,他的師匠从未离开一般。

而他的弟弟,影山律,则进了国家机关工作,听律说他今天被升职到了特殊部门,应该是值得庆祝的日子为什么会那么慌张?

“怎么了?”

律的表情很复杂,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一般震惊,但是又可以看出懊恼之类的情感。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影山茂夫,眼底里的满是犹豫和懊恼,说道:

“找到灵幻了。”

00

与其说是找到了,不如说是突然出现更为恰当。

“灵幻这家伙还真是出其不意啊,本大人还以为他已经回老家养老了。”

虽然小酒窝是这么说的,但是不难听出他难以掩饰的高兴,毕竟虽然灵幻以前会“欺负”小酒窝,但是一起生活过的情谊是不会轻易抹灭的。

影山律没有说什么,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,他只是希望,他的哥哥在见到灵幻后不会崩溃。

终于在时隔14年后影山茂夫再次见到了他的師匠。

……

但是,那是什么?

那些仪器是什么?

那个铁栏是什么?

那个男人是谁?

……

为什么師匠会在那里?

哪里搞错了吧?只是一个张得很像的人。

他不可能是師匠的。

――这个像死去了一般待在充满绝望容器里的男人不可能是他的師匠。

……

“哥哥,他是X,同时也是灵幻新隆。”

……

不能再自欺欺人了啊。

他是師匠啊。

终于,像是找到了突破口,沉重的情感溢了出来,对他的爱意,已经快要窒息了。




看不懂的不要@我

病来如山倒的我给大家来个土下座😂














评论(10)
热度(81)
 
© Sshlang | Powered by LOFTER